当前位置:qq日志 > 非主流悲伤日志 > 谁带你跨越万水千山

谁带你跨越万水千山
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4-04-06 qq日志转载
  

高中的整场岁月,都被安静淹没。

不被提起,无人问津,书桌上砌了高高的书墙,埋下头,全是自卑和落寞。那是看书明白,上课听懂,对着数学卷子却做不到及格的困惑,我总是摇摇头,再摇摇头,想更清醒一些。

那时班上的男生很多,他们坐满了各个角落。在一年四季不停地散发着臭汗的同时,也不停地回答问题。他们像一休哥那样拍拍脑袋,答案就从嘴里叽里呱啦的长出来,像青藤一样向上生长,他们说得越多,树长得越高,等他们机关枪一般扫射完毕后,我在青藤树上早已云里雾里。

数学老师说,你哪里不懂?我摇摇头,哪里都懂,哪里也都不懂。那是高二的期末考,我力所能及的覆盖了所能解答的区域后,仍是一片鲜红的错号。年轻的数学老师不再对我说任何话,他摇摇头,像一碗清水看到了底。

从升入高中到高二的那一场期末考,两年里大大小小的数学考试我从未及格。即使别的科目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优秀,即使我彻夜不眠,挤掉早饭时间,午饭时间来学习数学,即使各科高出来的所有分数都加起来,还是弥补不了数学这一块短板。

他恰到好处的扼住了我的咽喉,一次又一次死死控制,我甚至断定自己根本就没有数学天赋。就这样被迫迎来了高四,带着“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”的无奈和绝望,我沉默寡言。而那本该是裙角飞扬,笑靥如花的青春年华,时光单薄,快乐轻浅。

我执意选择了一所离家很远的高中复读,交给命运重新洗牌并非我的本意,而我别无他法又不甘就这样认输。复读班的数学老师是一位已经做了母亲的人,她从第一天起仿佛就格外关注我埋下头的自卑。最初她总会有意无意停在我的书桌旁,不动声色地看我被题目难住,手中的笔算不了一道题。她不急不躁温和地看着我,末了接过我手中的纸和笔,问我是怎么想的。

那些题目我并不是完全不会,很多时候解到一半,卡住便没了下文。我呆呆地看着她不做声,曾经有很多人这样耐心地教过我,后来我比他们更先放弃了自己。年少的青春时光,没有谁会恒久的相信一个频频令人失望的人。我是那么害怕她也会这样,在一个遥远而陌生的环境里,把我搁在一边,永远不予理睬。

而这种害怕是那样的诚惶诚恐。

可她翻翻我的草稿纸,看出了解题思路,在卡住的那一点上,清晰地点中要害,末了又帮我从头到尾捋了一遍思路。很久都没有一个人如此耐心认真的讲给我听,她说,你前面的思路,很好很正确。

她说,我前面的思路,很好很正确。

她开始点我名字去讲台上做题,解到一半的题目像干尸躺在黑板上没有答案,她带着我想各种办法。我渐渐懂得,她是想让我知道,我遇到的拦路虎谁都会遇到,可是她带着我学打虎。我记住的解题过程像刻在脑海里,她说,你的基本功很好很扎实。

她说,我的基本功,很好很扎实。

她教我总结数学卷子,建立做题模型,举一反三,触类旁通。只要我提出问题,她就不厌其烦,一遍一遍教我从各个角度下手解答。很多时候她的夜自习排在最后一节课,给我讲完一道题目,整个学校都要人去楼空。我和她一起走下楼,在明黄的路灯下,她夸我进步飞快,头脑灵敏。她骑着自行车一个人晃悠悠地离去,所有的疲惫一览无余。可就在讲完题目的一刹那,夜深人静,她兴奋地说,你的六月,必定美丽。

就这样我的数学成绩从60到90,到120,甚至是130,她用四两拨我千斤,每一处进步都给予夸奖,给得有根有据,踏踏实实。她教我学会自信,学会勇敢,她站在背后看我叩开象牙塔的大门。

我终于不再厌恶数学,连带着原谅自己,坐火车,乘飞机,跨越万水千山,飞往高等学府,好像整场沉重的青春,都开始渐渐明媚。

一年后坐在大学的课堂里,想起那些年一次又一次的挫败,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改变结果的抑郁,甚至对生活的绝望。年迈的心理学教授举完案例我看着他在黑板上写下:习得性无助。

我忽然泪流满面,在那场单薄的青春时光,敏感的我轻易把自己逼上绝路,渴望优秀却无能为力。总以为灾难尽头需要英雄拯救才能重生,其实拉我一把的却是那双平凡而温暖的手,指给我柳暗花明。

我终于肯善待自己,重新站立,青春时光里她手把手带我跨越的,又何止是万水千山?

更多
上一篇:无词歌 下一篇:没有了

qq日志
qq日志 - qq日志转载 - qq日志人气 - qq日志搞笑 - 好玩的qq日志转载 - 经典日志转载 - qq空间日志转载网
好的qq日志转载 - qq空间个性日志 - 伤感图文日志 - 腾讯qq空间日志 - qq个性伤感日志 - qq空间日志背景代码 - qq空间心情日志
非主流颓废日志 - 非主流幸福日志 - 非主流个性日志 - 非主流图文日志 - 非主流悲伤日志 - 所有文章
www.qqguan.com Copyright 2009 -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